微信公众号
欢迎光临丽水市文元教育集团网站!网址:http://www.lswyjyjt.com
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 首页 > 教育管理 > 管理制度 > > 内容

【文元论坛】办有故事之学校的探索与思考

文章来源:蔚文小学 作者:范宗妙 叶伟 发布时间:2020-04-24 点击数:
办有故事之学校的探索与思考
 
浙江省庆元县蔚文学校小学部  范宗妙 叶伟
 
      [摘要]从故事的特征入手,澄清做有故事之学校理念内涵,点明学校选择故事的可能性。从学校办学价值、育人目标、课程改革、学生德育等角度深入探讨做有故事学校的举措。故事因自身特征被学校选择,学校因故事而积淀办学文化,促进内涵积累。

      关键词:有故事的学校  积淀  内涵  策略

      理念的模糊与内涵的不确定,无法指导教育实践的清晰。“给教育一个故事。”“给学校一个故事。” 这其中的故事具有什么内涵,学校办学为什么要有故事,怎样办一所有故事的学校?


      一、故事及其特征
      “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哈姆莱特。”这句话用在故事的定义上,也一样可行。查阅大量的资料,我们认同“故事是冲突颠覆的生活”,因为它扼要的道出了故事的秘密。

      人们借助故事说出人类的价值与思考。故事总是说着什么的,那种否认自己什么也没说的故事是不存在的。好的故事总是巧妙的说着,或层层渲染,或一波三折,激起故事中的人与自然、人与社会、人与自己的矛盾冲突,让读者身临其境,产生共情,获得审美体验。故事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特征,那就是故事具有巨大、持久的力量,饿,不食嗟来之食;困,不为五斗米折腰;死,舍生而取义。

      二、有故事之学校的内涵
      故事既是教育的重要资源也是教育发生的有效方式。部分故事直接或间接进入课程,成为教育学生的资源。有故事的学校其内涵显然不仅如此。

      有故事的学校内涵是什么?明确这个问题对教育实践具有重要作用。我们认为有故事的学校是以自己的教育故事阐述、传播学校办学哲学、价值,引导师生在课程设置、教学、评价中开展办学价值引领下的教育实践,用故事化手法记录、反思师生教育中的价值事件,改进教育教学,积淀学校文化,丰满学校办学内涵,促进办学价值质感不断生成的办学状态与策略。所以,有故事的学校不是组织学生开展几次讲故事比赛的学校,也不是组织教师读几本故事书的学校。

      三、做有故事学校的理由
      通往罗马的道路有千万条。有的学校走的是科研之路,有的学校选择现代化的策略。持之以恒,每条策略都会逐渐形成自己的办学特点。做有故事的学校必然选择故事化办学策略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(一)承载办学价值。
学校的办学价值体系可谓学校的宏大叙事。这些价值观往往高耸云端,让师生与家长望洋兴叹。故事亲切、低调,是承载学校办学价值、哲学的不二载体。学校办学价值、哲学,一旦寄身故事,便拥有了流传的动力。这是无须证明的,因为人类的许多重要价值之所世代流传,正是凭借故事之功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(二)沉淀学校文化。
经典是在历史的长河里沉淀下来。一所学校的文化不是打激素催生的。学校文化生成有它自己的规律。故事因它的体量小巧精致,是积累、沉淀学校文化的不二策略。一所学校因为积累了大量的原创教育故事,学校的文化才会具有质感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(三)洗礼学生心灵。
故事的本质特征是冲突。因为它内在的冲突,容易引起读者共情,产生审美体验,启迪人的智慧。利用故事陶冶功能,寄寓教育价值,故事以柔软的力量,浸润学生心灵;或教师引导讨论,显现故事的道理,洗礼学生心智,此正所谓“文章千古业”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(四)成就教师成长。
教育理念借助故事进行传播,理念如春雨点点入土。教师发现教育、教学、评价中的符合教育价值的事件,撰写教育叙事,反思教育之道,这是教师快乐成长的必经之路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(五)启示教学改革。
冲突原本就是文学理念,移植到教育教学领域,同样具有生命力。教师在教学中要二次开发教材,利用教材具有的内在冲突,创造学生认知冲突与情感震荡的机会,颠覆学生原有认知,促进学生生成新的认知结构。或者编写故事德育课程,读故事、明道理、学做人,创生新的课程,推进课程改革。

      四、有故事学校的策略
        (一)故事讲好价值。
        办学者在思考办学价值、哲学时,往往慎之又慎。有学校请了一帮教授论证办学理念,唇枪舌剑、刀光剑影,最终人们一致同意还是续用“人在中央。”请人论证可以说是广义的讲故事,而真正具有故事意味的是论证的过程与结果。有了这个故事,“人在中央”的理念便飞出校园,广为人乐道。“悦”是我们学校核心价值,我们仔细梳理,从众多学校故事中挑选出下面的故事,让它承载学校办学理念。


流淌快乐的教育
 
        夜深了,路灯眨着疲惫的眼睛。妈妈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里,倒头就睡。
        “快点儿,要迟到了,妈妈。”文宝叫嚷着。
        妈妈从床上跳起来。“啊,迟到了。”她顺手塞给文宝一个面包,一瓶牛奶,开车送文宝上学。路口红灯,一串长长的汽车。妈妈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,“要是汽车有对翅膀多好啊。”妈妈悠悠地说。
        文宝拉着妈妈的手走进校园。“妈妈,你闻到花的香味了吗?你听,那是画眉鸟在独唱呢!”“不是吧!”妈妈好像没有听到。
        文宝拉着妈妈的手来到教师介绍墙前。“妈妈,那是我的老师,在她身边的感觉和在您身边一样。她常常说我是思想家、画家、音乐家……。”“真的吗?”妈妈怀疑地说。
        文宝拉着妈妈停在实验室门口。“妈妈,这是魔术室。”“是实验室啊,你认错了。”“不,我们在这里上课时,老师常常变魔术。”
        文宝来到自己的座位。“妈妈,我的同桌喜欢和我分享有趣的想法。”文宝一一指着座位,“还有他、她……他们常常有出人意料的想象。”
        教室空荡荡的。妈妈突然说道:“文宝,你忘记了吗?今天是周六啊。”
        文宝扑进妈妈怀里。“妈妈,我知道是今天是星期六,我喜欢学校,因为这里到处流淌着快乐。”
        榨干了快乐的教育,无法显现教育的高贵。
       故事的腿总比人的腿长,学校的办学理念迅速在师生、家长中流传。许多家长听了这个故事,认同我们的办学价值,把孩子送到我们学校。

      (二)故事讲好目标。
        产品有它的规格、参数、指标。育人的目标是学生完成学习生活后达到的标准。我们学校将“高贵的灵魂、理性的大脑、丰富的心灵、健康的身体、创造的双手”作为育人目标。我们从学生当中提炼故事,一个故事对应讲述育人目标的一个方面。

一杯水
 
        下课了,文贝走出教室去打水。下桌小顽皮喊道:“文贝,也替我倒一杯,我补一下作业。”文贝点点头走出了教室。
        文贝洗净了手,来到直饮水机边上,取了杯子,将杯子对准出水口,打开了开关。她发现手里还有两个杯子,紧紧套在一起。她取出其中一个,把另一个放回原处时,杯子里的水已经满了。
        她关掉了水,想把水端出来,食指不小心探进了水里。她一边打第二杯水,一边下意识地想:这小顽皮老是捉弄同学,那次他悄悄将同桌正确的答案修改了,让同桌被老师修理了一顿,他带着几个同学躲在老师办公室外坏笑。让他尝尝我的手指汤,也替同学治他一下。
        她又想起小顽皮另一件事:那天她正玩得开心,小顽皮走过来,一本正经地说:“文贝,你的作文得奖了,老师让我告诉你,赶紧去他办公室拿奖状。”让我高兴而去,扫兴而回。是,让他喝这杯水,然后找个地方发布一个消息。念头在文贝心理一闪而过,另一杯水也满了。
        她左手端着第一杯水,右手端着第二杯水,小心翼翼地向教室走去。文贝心想:小顽皮虽然顽皮,但给大家带来许多快乐,同学们当时虽然生气,生气过后都不由自主地会笑出声来。文贝觉得自己刚才自己的想法有点可怕,如果真那么做,同学们笑完后,一定会觉得恶心。
        “文贝,又给人带水啊。”同学向打招呼。她不敢和同学说话,担心把水端错了。
        “文贝,又当谁的服务生啊。”老师向她打招呼。她不敢回答,只是笑笑。
        文贝来到小顽皮座位前,小顽皮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去接文贝左手端着的水。“谢谢,谢谢。”小顽皮嘴里像抹了蜜。
        文贝将左手往后稍稍缩了一下,将右手伸了出去,把第二杯水送到了小顽皮的手里。
        人人喜爱故事,小学生尤其如此。一个个真实的故事温暖着学生的心灵,指引着成长的方向。故事宛若一根根尺子,时不时度量着自己人生的高度,生命的宽度。

      (三)故事讲好决策。
        有些企业试行故事化导向决策,以故事化手法拍摄广告,取得优秀的业绩,多芬画像就是典型案例;新闻界也有许多记者,一改过去的老三段式,以故事化理念撰写新闻,亲近更多的读者。学校探索故事导向的决策,写作更多的管理故事,以自己的故事,引领教师团队。当然也不排斥他山之石。


未雨绸缪
 
        果园里一棵枣树。少说也有一百多岁了。这棵枣树有四根粗壮的枝干,茂盛的树冠,像打开的大伞,遮挡了园子半边天空。
        南边的一枝,占着高处,枝叶长得最严实,每年果子长得又大又密。北边那枝,也有点年头了,这一枝也没少结果,时不时也丰收一年。令人吃惊的是,西边和东边又长出了两条枝干。
        枣树的树洞里住进了四只熊。他们喜欢枣树,更喜欢枣树结的又脆又甜的枣子。 他们按照住进树洞的顺序,每熊得到一根枝干的果实采摘权。
        熊大来的早,南枝当然属于他;熊二选择了常有丰年的北枝;熊三挑选了每年也能自给自足的西枝;熊四来的晚,没有选择的权利,只好就着东枝过日子。
        枣树给了他们稳定的生活环境。熊大追求雅致的生活;熊二崇尚无为,日子怡然自得;熊三盼着生活越来越和美;熊四以真诚为本。虽说四只熊各怀心事,但闲暇时也坐一起谈谈生活,想想未来。
        “年年守着自己的那根枝条,生活好像缺点什么?”熊四说。
        “要不,”熊大顿了顿接着说,“我们也举行开采节,设定十分钟的自由打枣时间,增加一点雅趣?”
        熊三说:“和为美,和为贵,大家打枣的位置只能站在自己的枝上。”
        夜静悄悄的,听不到街头艺人青蛙的歌声。幽暗的夜幕下,萤火虫也停止约会。四只熊躺在床上盘算着开采节的事。
        熊大想:邻居熊二生性恬淡,不必防备。熊三正值壮年,往年就对南枝上的枣虎视眈眈,要想点办法防一手。熊四吗?别看他个子长得高,还是个孩子,不足多虑。他暗暗定下了方略。
        太阳又一次绽开笑脸。熊四早早起床,他来到竹林里,挑选打枣的竿子。他摸摸这一竿,看看那一竿,挑了一竿竹子,精心地制作起枣竿。当他藏好枣竿,回到洞里时,仨熊还在打呼噜呢。
        高粱渐渐涨红了脸,稻子一天天低下了头。枣树上挂满了枣子,大的、小的;红的,青的。开采节终于来临。四只熊依次上了树。低枝也有好处。仨熊还在向上攀时,熊四已经站稳了脚。他一手攀住西枝,一手抓住北枝,眼睛盯着南枝,左右开弓,早把西枝与北枝上最大的枣子,摘入自己的篓子。他顺手拿过枣竿,朝着南枝就是一竿,南枝上的好枣,一颗颗落进了他的篓子。熊三见了,一手采着南枝,一手采着北枝……
        开采节结束了。熊三占天时,他守西枝,抢南枝,摘到最多的枣子。熊四呢?占人和,他脚踩东枝,一手攀住北枝,一手抓住西枝,眼睛盯着南枝,收获了比往年更多的枣子。有点遗憾的是熊大,占有地利,该摘到的枣子却落入他熊的口袋……
        这是一次真实赛事的虚拟改写,故事以童话的方式撰写,目的是避开世俗世界。故事在校务会上一经朗读,学校中层们会心的笑了,明白了做好一件事情,需要未雨绸缪的理儿。学校中层喜欢这样的沟通方式,认同学校管理理念。

      (四)故事讲好课改。
        合理设置课程,推进教学改革是学校的主旋律。学校为四位学生聘请了两位滑轮教练,撰写成故事——《四名学生两位教练的奢侈课程》。为喜欢乐高的数十名学生聘请了乐高教师,撰写成故事《乐高里的高兴与快乐》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讲好课程故事的同时,我们从故事的本质出发,引导教师关注教材二次开发,呈现教材或隐或显的矛盾冲突,营造认知冲突的机会,颠覆学生原有认知,构建新的认知结构,让乐趣、惊喜充满课堂。学校提炼教学故事,阐释什么样的课堂是有价值、有故事的课堂。 
 
搅拌了快乐的课堂
 
        食堂里飘着阵阵清香。文宝看着橱窗里火红的虾,金灿灿的韭菜炒蛋……嘟囔着:“又吃这些东西。”吃着山里运来的新鲜蔬菜,心里打着嘀咕:“这玩艺儿也就这味儿。”
        文宝端着餐盘呆在一个角落里。优美的乐曲从四面八方钻进了他的耳朵,他的心中好像撒满阳光,他瞬间消灭了盘里饭菜,打了个饱嗝“啊,音乐拌的饭真香!”
点心的时间到了。锅盖紧紧的盖着。“准是粗粮,哎,可恶的营养。”文宝心里暗暗想道。“猜猜这些锅里是什么?”文宝才懒得花这份心思。“哇,这锅是烤土豆;哇,这锅是焦盐玉米;哇,这锅是炸薯块;这锅……”文宝心里一震,迫不及待地要上前挑选属于他的那份美味。他要了份舔着烤土豆,觉得烤土豆的口感特别友好。
        夕阳染红了天际。“你的发现可以成为生物学家。”文宝的脑海荡漾着老师的鼓励。他又一次来到操场边上,蛙声此起彼伏,蛙妈妈轻亮柔美地歌唱,蛙爸爸用浑厚低沉的嗓音和着。文宝久久沉浸在美妙的大自然的合唱里,差一点忘记了晚饭时间。
        文宝端着饭菜来到自己位子,惊讶地发现老师等他共进晚餐。“好香啊!来,先把这‘山头’拿下,再把‘平地’铲除。”听着老师有趣的话,文宝好像看见老师在他的饭里撒了一把快乐,开心地吃了起来。“来,这一口先闻一下,嚼三十下。”文宝惊讶了:米饭是香的,味道是甜的……
        回家的路上,文宝想:快乐不是目的,但是普通的饭菜心境不同、做法不同、吃法不同……如果再拌些快乐,那就是美味!
        相同的点心,不同的做法,味道不一;平凡的课堂,有了冲突产生出惊喜;平凡的课堂,评价策略不同,学生获得感不一;平凡的课堂,营造的情境不一,学生体验不同。课堂中提炼出来的故事,带着理念走进了教师心理,改变着教师的教学行为。

      (五)故事讲好成长。
        教师是学校最具创造力的因素,教师群体素质制约学校办学品位。学校征集格言,一位学生推荐了这样一条格言:“敢比会更重要!”我很欣赏这条格言。我们鼓励教师勇于接受新事物,敢于挑战自我,享受成长的快乐。

享受飞翔的快乐
 
        文元的爷爷在山里打柴,看见一只丑陋的小鸟。这小鸟好像得了皮肤病,身上羽毛东一撮,西一片,微微闭着双眼,时不时微微张开一条细缝。
        文元的爷爷可怜它,将它带回了家。文元是个可爱的小孩儿,他给小鸟找了妈妈,让小鸟给母鸡当孩子。母鸡也不嫌弃,尽职尽责地抚养着小鸟。
        小鸟在鸡妈妈羽翼下一天一天长大。羽毛渐渐齐了,喙显露出来了,眼睛里流动出光了。人们发现竟然是一只雄鹰。
        小鹰和鸡和睦相处,鸡在哪觅食,小鹰跟到哪。虽与鸡同居,鹰可忘不了飞翔的本领,可它更留恋鸡妈妈提供的温馨生活,飞远了,飞高了,还是准时回家。
        雨过天晴,蔚蓝的天空,小鹰高兴地飞上天空玩耍,当它向下俯冲时,鸡群见了吓得拼命地四散逃跑。
       “鹰是要吃鸡的,让它从哪来回哪去。”奶奶说。
       文元的叔叔拿了扫把,想赶走鹰,鹰落了一地的羽毛,就是不愿离开。文元的叔叔只好把鹰带上,走了三天三夜,把鹰丢在森林里。可是文元的叔叔还没到家,鹰已憩在小院晒衣服的竹杆上。
       “杀了它吧,有它别想养鸡了。”邻居说。
       文元的爷爷舍不得杀了它。老人家将鹰带到云崖顶上。站在崖边,向下望不见底,向远望不见头。爷爷使出全身力气,将鹰向悬崖下甩去,像扔一块石头。
       鹰石头般坠下悬崖,眼看就要碰到涧底了,突然,鹰舒开双翅,托住了身体,开始缓缓滑翔,紧接着它轻轻拍了拍翅膀,冲向蔚蓝的天空,它越飞越自由,越飞越从容……
        鹰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家,再也没有回来。
        鹰,习惯了安逸的生活,忘记了自己原本会飞翔;教师,习惯了原有的工作方式,会忘记自己还能创造。我们要求教师从教育教学中发现有价值的事件,及时以文字固定自己的体验,以教育现象学方法,反复思考事件背后最具价值的东西,积累成功的教学案例。一个案例有如一块搭石,积累多了,教师一定可以渡过成长之河,走向自由、美好的彼岸。

      (六)故事讲好德育。
        德育给人的体验是训斥与空洞的说教。故事的价值与功能,为德育提供了新的思路。学校从爱国心、民族心、平常心、思危心、未来心出发,分别寻找、撰写与这五颗心相匹配的故事,整合成德育拓展课程。每周升国旗开展亲子故事会,引导学生听故事、明道理、学做人,用故事感染、温暖、升华学生。针对特殊学生,我们专门制订故事教育方案,发现学生闪光的故事,以现象学方法解读学生故事。我们来看看从学生中提炼的德育故事。 

高度
 
        运动会跳高决赛接近尾声,只留下文宝与文元俩孩子在一决高下。一米三六,两个孩子先后过杆。
         “还跳吗?”老师话中显然有话,同一学校还比什么?
        “让我们再冲击一下新的高度。”文宝说。
        “两人都破纪录了还跳?”人群里不知谁出声。
        文宝仿佛没有听见,又站在了起跑线上。“咳!”他发出一声吼,开始冲击一米三八的高度。身体没有充分腾空,杆子碰落。
        文元从地上爬起,站在起点活动手脚。文宝看着自己的队友,叫着:“加油!”助跑、起跳,文元顺利过杆。“谁拿了第一,谁才有可能被名校免试录取,跳缺氧了吧,给自己的对手加油?”不知谁又说了一声。
         参加闭幕式的领导已正经地坐在主席台上。工作人员在调试领导讲话的话筒。“你们俩还跳吗?”工作人员的焦急之情已经很明显了。
         重新站在起点的文宝,不慌不忙地说:“别急,我们俩要一决高下。”孩子出奇的冷静。“咳!”文宝给自己鼓劲,腾空、挺胸、收腿,文宝顺利过杆。围观的师生啧啧称赞。
         杆子升到一米四。“疯了,这是没小学生跳的高度吗?好像没听说有人尝试过。”又有人发表议论。
“让我俩试试,我俩想要创一个记录。”两个小孩异口同声地说道。“你们已经刷新跳高记录了。”孩子们仿佛没有听到,重新站到了起点。两个小孩子都为自己的队友与敌手喊着:“加油!”不知哪来的力量,两个孩子又顺利过杆。
        杆子定在了一米四二。两个小孩都没有跳过一米四二的高度,他们祝贺自己的队友与敌人跳过人生最高的高度。
        实践告诉我们,故事介入德育是有效、持久的。一位已进入中学三年级的孩子,当她见到我的时候,亲切的围上来,叫我故事老师,说她还记得我给她们讲的故事,感谢我用故事在她心灵深处种下了许多道理。
        学校根据教育价值与目标选择了故事,学校文化根据规律选择了故事,故事以自身的价值被教育选择。我们探索故事策略办学过程中,努力给教育精彩的故事,积累了经验,积淀了文化,学校办学价值质感越来越明显,育人目标在学生身上表现出来的质地逐渐得到显现,教师的学校精神渐渐打磨出光泽。学校讲着办学中的故事,故事成就了学校。
 
      参考书目:
      【1】《故事中的教育理念更新》福建教育出版   王新燕、郑金洲 2008年9月版
      【2】《故事是最好的引路人》  《教学月刊》   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江湾小学 沈兴明
      【3】《管理哲理与故事》   北京联合出版社   中外管理编著   2019年1月版
      【4】《给教育一个故事》  山东教育出版社   王维审   2016版

 
      (此文发表于北大核心期刊《内蒙古科技》)

分享到:
[打印文章]